一团一簇

冷CP混吃

使徒行者

看完使徒行者 好想吃蓝邵啊 “老板”和“少爷”,奥特曼梗,桑拿梗,双BJ,老板一直很宠少爷QAQ 腐眼看人基 好想卖安利

........只有我看了魔兽后比较丧失吗,满脑子洛萨&卡伦 亲情向XX向我都喜欢,然而没有粮QAQ儿控多萌啊啊啊啊!有没有一起干了这杯的

干了这一杯!

短小,调酒设定?【一点都不懂调酒,背景设定X【吞拳头
叶黄一生推,我想蹭Tag

黄少天真觉得第一次见到叶秋的时候简直瞎了眼了。
那时候,
光影折叠下他看不清对方的眉眼,只是对对方的那双手印象深刻,在灯光下白的发亮,形态甚至可以称得上优美。 那次是他第一次进嘉世,魏老大说带他来尝尝这片荣耀地带最顶峰的酒—一叶之秋。虽然对方说起的时候带着一脸的嫌弃,但他还是看到了魏老大眉眼里藏不住的跃跃欲试以及说起那酒时亮的发光的眼,就和他调索克萨尔时一样抓人眼球。
他被魏老大护在身侧,从对方胳膊肘下挤着脑袋伸长了脖子想看这据说是嘉世乃至整个荣耀地带最好的调酒师以及对方手下的一叶之秋,只是那个时候他还尝不到一叶之秋,所以印象中只剩下那只被酒瓶里颜色炫目的液体映照的透彻的手,而另一只则被散漫地衔于食指与中指间的香烟迷蒙。
黄少天眨巴了下嘴,看着魏老大嫌弃的接过,他好像听到了一声轻笑,正抬头好奇地向对面看时,却不小心陷进在魏老大低头咽下那口酒时朝他忘来的那复杂的一眼中。
他怔了下,心里有些发涩,但却不懂。只知道再看去时魏老大已经一把把酒杯定在了吧台上,嘴角轻挑着和对面的那人说笑了起来,再后来他就被吧台里面那人一手拎了起来和所谓的叶秋大眼对小眼。
他的当然是大眼了!那人金灿灿雾蒙蒙的光辉形象一下子被一张略显虚胖的脸替代==
以及破碎在一声“小鬼”下。
“这就是你说的宝贝?这么个小鬼,呵。” 那人把烟叼在嘴上,轻挑着眉看他。
“嘿,早晚虐的你哭……”而魏老大接过对方的烟,终于想起来把他从对方的手下接过来。
“滚滚滚,你才小鬼!!不不不,你个老鬼,我才不信你那一叶之秋好喝呢,大家一定是被你个烟鬼,哦哦哦魏老大你不是烟鬼我就说他,哪天我一定要你哭着喊着求一杯大蓝雨制造的……”
“好吵.”
最后的最后,他只记得口渴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一杯“饮料”,然后真的很好喝.....呢好喝......

一身清爽头不疼腰不酸的黄少天蹬蹬蹬地跑进了隔壁的房间,气势汹汹地两腿一用力猛扑在那团被子上,听着对方一身难受的闷哼声,笑容灿烂大扯着嗓门:叶秋叶秋叶秋,快起来我们去喝酒吧!喝酒喝酒喝酒!先喝再调我知道的,要一步一步熟悉味道,才能更好的融合不同的味道啊,所以我们去喝喝喝吧,快起来快起来,没落的嘉世叶秋大神已经等不及要被未来大蓝雨的调酒大师虐哭啦,快起来,等不及了你不觉得吗!……”
“小鬼你吵死了”那透过窗户的大片烂漫阳光下只剩下一声带着笑意的轻斥。

而今天之前,黄少天还是觉得自己简直是瞎了眼,才会一直惦记着会一叶之秋的叶秋。
这个调酒真的超嗯不错喝的虚胖的家伙根本就叫叶修嘛!不能原谅!
“老叶老叶老叶,快送上来一杯君莫笑,不然绝对不原谅你,然后一杯一杯再来个几十杯吧,反正本剑圣喝是你的荣幸我这么好的味觉你就随便再补贴个百八十万吧,话说你一定也想尝尝我改良了这么久的夜雨声烦吧,别憋着!说出来!本剑圣调也不是不可以赏你一口哒~来来来要不要要不要快哭着喊着求我。”

“嗯,那少天大大先给来闷一口吧~”
么~

这是玫瑰【。

盾冬/2+2=2(2)

平行世界
A.如果bucky掉下去的时候队长一同跳了下去
B.队长寻妻追妻路
美队2母舰坠毁队长落水后两个吧唧救错了他们的Steve

鸡同鸭讲,大盾de游戏重新读条及自我策“反”的喜感.......一个都实现不了+废话多还改不了_(:зゝ∠)_
最起码组队成功?

2.
Winter Soilder[B]站在博物馆前,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但很显然,一次又一次地,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大脑被繁杂错乱的记忆冲击的晕眩与疼痛,感觉到心脏一次大过一次鼓动耳膜的焦躁心跳。
而这一次,不同以往。
就算他的设定不允许,他的心已经逐渐地相信了美国队长。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照片中爽朗大笑的两人。 Steve Rogers 他仿佛逐渐寻着时间与记忆的洪流,在冲撞与破裂的泡影中窥探到了那人眼中的零星世界。
而他Winter soilder,就算是Steve rogers口中的James Buchanan Barnes 已经回不到过去,那个拥有Steve rogers的过去,而他也回不了如今,这个拥有James Buchanan Barnes的如今。 就像是隔着一层坚固的冰,他触不到更深层次的情感的记忆,在模糊地探测到一丝轨迹的同时被阴冷侵蚀。Winter Soilder现在能了解到关于自己的就是,也许是过去的一丝零碎记忆,也足以击碎他全部的信仰,颠覆他所有存在的意义。
Winter Soilder抬起右手拉了拉顺来的连帽衫,阴影下只能见到他紧抿的嘴唇以及下颔冷硬的线条,他放下右手似乎再一次开始犹豫,这种行为是那个人造成的,他恼火却越来越没有反抗的能力,他不想在这个地方动手,机械手臂微微地弹动了一下但还是没做出任何动作。 只是在机械手臂被握住的一刹,每个细胞都在尖叫着反击,他几乎想直接切断与手臂的链接,一个反身抬起右手立刻、马上地要轰向偷袭者,直到他听到那个声音。 “嘘,冷静,James Buchanan Barnes。”那张本该熟悉的英俊面容带着另一种微笑继续道:“你也不希望在这个地方发生点什么吧。” 他偏头看了眼注意到这边的警卫,撇了撇嘴,即使他们两个都不把这样的防卫看在眼里,但毫无疑问,他们达成了共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而这的确不是一个合适的地点。
——————————————
“我们的队长终于任性了一次。”Tony Stark是在十分钟前接到Jarvis有关美国队长的汇报的。等到他和其他几个在Stark大厦的复仇者聚集在Doctor Banner那时,就像Jarvis汇报的,美国队长已经离开了Stark 大厦。 Tony感叹着一边拣起床铺上一张散落的文件一张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被冷冻封仓的照片,他微微皱了下眉,放了回去。 而Sam收回了向窗外探视的脑袋,顺手关上了大开的窗户,“不得不再一次感叹队长四倍的复原力。” Nat已经懒得看这两人了,她转头对Doctor Banner道:“我们会找到他的。” Doctor Banner一向习惯了复仇者们这一贯的作风,笑了下“只需要再来做个康复检查,毕竟要有完整的备案,你懂得。” “Excuse me”Nat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挑了挑眉,“好吧,也许队长能为我们减少一点寻找他的难度。”
“你说你现在和James Barnes中士在一起?”Nat的话让大家都竖起耳朵想听取第一手消息,“我为你高兴,Steve,你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他。” “yeah,是他救了我。” “从海里?” “对,他记得我的名字,这一次我能带他回来?” “Oh.”Nat几人对视一眼。 你需要让他注意冬兵的状态。Sam在一边做口型。 告诉他,我会在Stark大厦里给他的小伙伴弄一间最靠近他休息室的房间~Tony挤眉弄眼,成功得到了Nat的一枚白眼。 复检...复检...在重复了几次仍没得到Nat回应的Doctor Banner再一次为自己的职责感到失落。 我还是为你居然能在一个小时里找到James中士感到惊讶,但这句话Nat最后还是没说,听着的确不像是为队长高兴的样子。
“那你们现在在哪?什么时候Stark大厦,你们两个。” 复仇者们都静静地等待着队长的回答,这时候Nat已经开放了外音,只是等了好一会他们才再一次听到他们的队长的声音,有些苦恼但难掩坚定地话:我们需要先前往九头蛇的一个秘密基地。 “九头蛇?”复仇者们惊讶地重复了一遍。 “对,Bucky了解那个地方。” “他当然知道。”Nat有些生气,这种行为完全是愚蠢的,他们需要计划。 “啊哈,队长,你一定还没搞定你的Bucky中士。” “我不赞同。队长告诉我们地点。” “好吧,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你们知道Bucky有时很固执。” 是一直。 “队长,注意安全,你不能因为他救了你一次就盲目的相信。”Nat想了想还是说道。 “……”电话那头明显发生了什么,复仇者们可以听到一些碰撞的声响,Steve的声音有些低,语气也有些喘,“好了,我会在跟你们联系的。” “等等,你还好吗Steve,你知道我们一直都准备着。” 等待你需要的那一刻。 电话那头似乎传来了一声低沉的谢谢,但不确定。只是他们再没有听到队长的回应,电话已经断了。 Tony耸耸肩,一连苦恼,但神色还是在Nat几人挑起眉别有意味的看着他时掩不住的得意。 “看样子你们不需要时间准备了,Jarvis,搜索到手机的位置了没。” “虽然是临时的通讯设备,但是,是的,sir, 已经将手机具体位置已经周围四个可疑隐藏地点输送到您的手机中。” “啧,老冰棍总是忘了科技改变世界。”这是第一次大家觉得Tony Stark那张痞笑的脸,原来也很顺眼。 当然,这是其他复仇者们永远不会告诉Tony Stark的。 ——————————— Steve那边的确不太好,他本来还抱着归还顺手借来的手机,但是现在那已经断成两段躺在了自己脚边,而他这时候已经被Bucky死死地压制在地上,两人几百磅的重量狠狠地砸在地上。 Steve差点岔了气,他低低地喘息着,在对上Bucky那双冷酷但布满冰霜的蓝绿色眼睛后,完全反抗不了,也不想反抗。 “你背叛我。”我怎么可能会背叛你,Buck。 “复仇者,永远是我们的敌人。”他们拯救世界,他们也许站在异端,但他们永远会维持最终的秩序。 “Steve。”Winter Soilder揪住Steve的衣领,狠狠地勒向自己,眼神凶狠一字一句磕磕巴巴地砸进Steve的耳朵里,“你背叛九头蛇,我会解决你。” “等等。”Steve第一次皱起眉,他相信他会把他的挚友拉回他的世界,在对方执意回九头蛇时也没有强硬的反对,最起码他的Bucky愿意带着他一起回去,但是现在,他好像抓住了什么。“背叛九头蛇,我?” “Bucky,你在说什么?” 而压在他身上的Winter Soilder 只是皱紧了眉面无表情的瞪着他,Steve觉得自己好像都从那种眼神中看出了委屈的意味,他只好继续,“你是James Bucky Barnes,突击队最受欢迎与热爱的中士,而我,Steve Rogers,你的队长,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兄弟,我们说好战后一起回布鲁克林,再看几次电影,再陪我这个嫩鸡练几次舞……”这样的话,Steve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那就像是一个美梦,好像一提起就会被别人说破,而此时在他眼前的,曾是年少时尘土中翻滚的挚友,青年时战火硝烟中战斗的同俦。 他们本就密不可分,在没有握住他的手之后,他就是他所有的美梦。 所以Steve再怎么局促,他都坚定的说道:“我从没后悔过,在你掉下去的那一刻陪你跳下去,因为那是你不希望的,而我在那瞬间必须背负起你我的责任,但我真的很后悔,我居然没抓住你,居然真的没有陪你一起。” Steve眼眸湿润明亮,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道依然没有变小,就像他所想的Steve Rogers不能抵抗James,但他却在此时同样控制不住地抬起左手,冒犯甚至触怒对方地想要覆上那双蓝绿色的冰冷眼睛。 他一直在后悔,尽管他不能。 “You are always with me.” Steve睁大了眼睛,这句从上方传来的明显比之前连贯的语句,却像被打碎了般在他的大脑里拼凑不出完整的意思,Steve愣愣地有些说不出话,心却在高高抛弃的一瞬间被之后的那句话重重打落。 “You are not my Steve.”Winter Soilder说着机械手臂一拳砸向了Steve,钢铁与岩石的撞击声震荡耳膜,碎石擦过Steve的脸颊只带起一丝刺痛感,Steve至始至终没有一点闪躲,因为在对方说话的同时,他能感觉到身上力道已经在减弱。 从始至终,Winter Soilder都没有对他实质性的动手,“我们属于九头蛇。” Steve Rogers他终于在这些零碎的信息中拼凑出了另一个他,一个属于九头蛇的本应该由他成为的Steve Rogers.
————————————

“所以,你不想做画家了?”吧唧斜倚在Steve的书桌前,阳光从拉起纱网的窗户中透过洒在吧唧的身上,军帽下的脸光影相间,深刻俊朗。 他看着自己的好友收拾画具与画板,而手上则翻着从对方那抢下的一本正要被塞进储物柜的画册。 “当然……不是,但我总得放弃一段时间……”Steve一脸严肃,他参加了四次体检,后面会有第五次、第六次,他的血液已经为了另一个信仰沸腾,也许等到……Steve走近吧唧,站在他身前正好看到画册上对方爽朗温暖的笑容,到嘴边的话不知不觉就转了个方向,手指点了点画册:“我需要看好这个英俊的模特,你难以想象他是多么的顺手。” 吧唧挑了挑眉,“再多的军徽章都比不上这个本世纪最顺手。”
“的确,然而前提是你需要有军徽章。”
吧唧无奈,“是啊,然后依旧比不上?一个悲剧。” Steve抿了抿唇,防止自己笑得过于开怀。他想了想,又重新走回货架那边,拿下画笔和画具,黑色的炭笔滑过吧唧的眉眼,掠过笔挺的鼻梁与微粉的嘴唇。
也许战争会锐利一个人的棱角,但愿他能珍藏对方所以的纯真与柔软。

盾冬/2+2=2

平行世界
A.如果bucky掉下去的时候队长一同跳了下去
双黑二人组,因为Bucky有了新身份Winter Soilder,所以黒化美队叫黑妹~骗人的
B.队长寻妻追妻路

其实就是美队2母舰爆炸坠落,然后两个世界在那一瞬间交集,双黑二人组进入了正常B世界,两个吧唧在水中救了对方的队长之后的事
不可考据=3=
———————————\

1.

Steve Rogers醒来的一瞬间就绷紧了身体,身下柔软的床铺、不同以往刺目的柔和灯光以及……围在自己身边的这群熟悉的人,无一例外都挑战着他的神经。
他在睁眼的刹那就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大腿侧,毫无意外,武器已经被搜取干净,而下一个瞬间他已经微微眯起眼,在心里直接跳过这步无用的行为考虑好下一步反击的手段,只是还没等他做出选择,那个带着翅膀成天吸引视线苍蝇一般的Sam已经凑到他眼前。很好,看样子对方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人质,可惜了最好拿捏的软柿子--没穿钢甲的Tony Stark。
心里这么想着的Steve Rogers看着眼前完全没有防备的Sam,那双灯光下蔚蓝星辰般的眼发此刻闪着碎裂般晶石的冷厉,只要他一抬手,就能给这帮轻视低自己的渣滓们一个血的教训。
永远不要小看九头蛇的Steve Rogers。
只是接下去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本该感谢九头蛇的栽培,感谢超级特工计划,只是现在他只能以四倍的自制力努力咽下喉间翻滚的what the fuck以及一丁点理智努力维持表情。
“Cap,你感觉怎么样?”Sam一把抓住Steve Rogers的手,特别殷勤?地帮他重新放进被子底下。
“oh,队长,你真是幸运E,居然被母舰的残骸撞晕了过去……”Tony笑得贱贱的,本打算告诉他亲爱的美国队长一个好消息,只是声音在Nat凶狠地瞪视下弱了下来,最后只能耸了耸肩闭上了嘴。
“Cap,别担心,后面的事我们已经搞定了。”Nat也走上前来,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笑得很是温和,而那份答应队长的文件也已经在她的手上。
复仇者们看着他们的队长从一开始的面布寒霜到皱眉迷惑再到怔愣出神,相互看了眼,心里同时对队长感到复杂。
谁能想到这一站的代价如此巨大,他们差点失去他们的队长。也没有谁能了解母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队长和冬日战士。更没有谁能想到队长居然再一次的失去了挽回他挚友的最好时机。他们只知道他们再一次拯救了世界,只是不知道他们的队长有没有拯救他的世界。
Steve Rogers觉得事情,不,是肯定事情已经超过了他的把握,事实上他不在意任何事情是不是在他的把握之中,除了冬日战士。所以,在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的同时,他几乎维持不了脸上的表情,咬着牙让气音拼凑着那几个稀疏的单词,“Where is the Soilder?”
而当他看到面前这帮可恶的复仇者们居然一脸“同情”地看着他时,他几乎以为Winter Soilder已经……,他的世界好像立马要分崩离析了。直到Tony·软柿子·Stark一如既往贱贱地调响起:“队长,别担心,我们会找到他的,是不是Jarvis?”
“Of course,sir。”
我要宰了这帮渣滓!Steve·_(:зゝ∠)_·Rogers从未觉得伪装技能如此欠费。
复仇者们看着他们的队长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咬牙切齿起来,思想再一次同步 :可怜的队长居然这么懊悔。至于为什么突然喊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soilder,此时复仇者们都没多疑,倒是Tony脑中闪了一秒制服paly就悠悠地忽略了过去。
而另一边
Winter Soilder看着醒过来就拉住他的手不放的美国队长嚷嚷着Bucky,一脸面无表情。
“Who the hell is Bucky ”
“What the fucking are you doing,Steve?”
“Bucky!!”美国队长一脸惊喜,那双蓝色的眼眸像被雨水冲刷了一半,泛起粼粼的水光,声音喑哑“你救了我,你想起我了吗?Bucky,我们回家吧。”
美国队长明亮温暖的蓝眸凝视着眼前自己追寻多年的挚友,满怀期待。
Winter Soilder 皱紧了眉,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的Steve 不对劲,但是对方显然不是过去一向不需要他多话就理解他一举一动的Steve,他暴躁起来,钢铁的手臂已经将手边的铁片捏得变形。
“What the fuck.” 他不知道哪里不对,他的Steve从来不会让他生气,所以下一秒,Winter Soilder就放下了手中变形的铁片,一拳揍了过去,Winter Soilder想要他的Steve听话。
美国队长明显还处于溺水虚弱阶段,毫无疑问,这一拳成功地将他喃喃念叨的力气也揍了个光。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手臂严重故障,Steve严重故障,任务失败,他们必须回组织接受维修与惩罚。
——————————————
“hey,你应该,也需要学会跳舞。”James Bucky Barnes一手揽着他瘦弱的挚友,手下单薄的皮肉覆盖着脆弱筋骨,传来一阵阵透过衬衣的温度,他清楚地知道,他的兄弟他最爱的朋友有着一颗怎么样的心,传达着怎么样的热度:正直、善良、热烈的激情却克制的理智。
他值得最好的。
“你在开什么玩笑。”Steve显然被挚友逗笑了,但他还是抿了抿嘴,星光闪烁在他的眸中,James Bucky Barnes略带调皮的面容倒印在他的眸中,“当然,你是对的,Bucky,我会需要的。”
他伸手轻捶了一下对方的胸口,带动起一阵笑声的轻颤。他们都知道,什么都挡不住他前进的步伐,Steve Rogers 永远不会屈服。
他们终究会为国抗争,成就一番功业,
我会成为英雄。
你早已是英雄。
“所以,Mr.Rogers,能请我跳个舞吗?” Bucky放开搭在Steve肩上的手,理了理自己歪斜的军帽与军装,眼含笑意地看着Steve.
“哈,Buck.”Steve看了看周围,他们已经走进了一条巷子,这个时间就剩他们两个人在路上晃荡了,晕黄的灯光下,两人的倒影交织在一起,Steve有些局促也有点羞涩,他揉了下自己为参军已经修剪过的短发,走近Bucky,嘴里却仍在说着“你知道从没有女孩子邀请过我,当然也没有……男孩子”
“Come on.”Bucky始终微笑着坚定地看着他,“你总见过如何邀请一个女孩子吧。”他说着已经慢慢地抬起了自己的手,等待着另一个人的相触交合。
Steve笑的更灿烂了,此时眼神也不再漂移,与挚友的眼神交融在一起,他们指尖相触,手掌交握,Steve将右手覆在Bucky的腰上,Bucky将左手轻搭在Steve右肩上。

Your fingertips across my skin
  The palm trees swaying in the wind
  Images
  You sang me Spanish lullabies
  The sweetest sadness in your eyes
  Clever trick
  I never want to see you unhappy
  I thought you want the same for me
  Goodbye my almost lover
  Goodbye my hopeless dream
 ……
  We walked along a crowded street
  You took my hand and danced with me
  images
  And when you left you kissed my lips
  You told me you'd never ever forgot these images
……


tbc

欢迎回家 (平门X花砾)


你回来了咩。
欢迎回来,工作都顺利咩?
平门一进入贰号艇,便听到了小羊们的声音,软软的,听着就不由得舒展了微微皱起的眉。只不过还是发现平日里一早扎着堆围过来的小羊今天却少了不少。
啊我回来了。其他人都回来没?
平门将帽子交给小羊,这时已近深夜,所以平门也不好判断与仪他们几个是在休息还是还没完成任务回来。
贴心小羊咩咩们大概早就忍不住了,一听平门问起,七嘴八舌地就说了起来,平门也了解小羊们在数量上的异常了。
花砾回来了咩。
可是花砾睡了好久咩。花砾还没吃过东西咩。花砾,平门要去看花砾咩。
平门点了点头,伸手摸摸小羊们的脑袋,我知道了,别担心,我去看看他。
说着,等小羊们散开,平门就径直走过会厅,向后艇方向走去,果然,看到不少小羊聚在花砾的房门前。
平门,你回来了咩。是要叫花砾起床的咩?
恩,你们去忙吧,我来叫花砾起床。
好的,咩。
还有要晚餐咩?
不用了,等等我自己去解决。
知道了咩。
平门拧了拧门把,倒是没锁上,打开门也没什么隐私意识便走了进去,房间里有些暗,蔚蓝色的布帘隐约间泄露着点点星光,可以听见房间里那一起一浮清浅的呼吸声,不由得让平门也放轻了呼吸。
平门走近了几步,发现花砾并没有什么异样,大概是任务的缘故才累得陷入了深眠,他没有直接叫醒他,反而倾身坐在了花砾的床头,静静地观察这个属于贰艇的孩子,而对他来说,花砾也不仅仅只是贰艇的孩子。
似乎终于睡足了,花砾迷迷瞪瞪地睁开眼,还不怎么清醒,但很快便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身边有人,只是刚睡醒的身体远远跟不上意识,脑子里已经演变了一整套制住对方的动作行动上却只来得及看清对方是谁后怔怔吐出那么几个字,平门?
混蛋眼镜?!花砾眨了眨眼立刻改口道,你干嘛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里盯着我?!
一串话溜出口后花砾就已经觉得有些不对,然后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一时间他也不说话了。
平门看着呆呆的有些想不出出路的花砾,终是站起身微微地笑了下,开口。
昏暗的房间细碎的星光下,欣长的身影融入了夜色朦胧得看不到轮廓,但花砾的确感受到了对方身上蔓延开的一种感觉,好像二号艇之于星空,他们之于轮,亦或是此时给他的错觉般他之于对方......那种被包容着的温暖。然后,他听到混蛋眼镜的声音,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我回来了。
好像很温柔,还在笑?花砾想着,意识好像又陷入了最初沉睡时的那种沉沦,他听见自己迷迷糊糊地回道,
欢迎回家。


Fin

渣文笔,脑洞过多QAQ,胡言乱语+剧情早忘了【踹】